比抖音讓我們墮落更可怕的,是今日頭條讓我們變傻

1

“據野史記載,中亞古國花剌子模有一古怪的風俗,凡是給君王帶來好消息的信使,就會得到提升,給君王帶來壞消息的人則會被送去喂老虎。

于是將帥出征在外,凡麾下將士有功,就派他們給君王送好消息,以使他們得到提升;有罪,則派去送壞消息,順便給國王的老虎送去食物。”

以上文字來自王小波的雜文《花剌子模信使問題》。

現在,抖音和今日頭條正在用非常高明的互聯網人工智能技術,把我們訓練成一個個“花剌子模國王”。

不知你有沒有發現,當你看抖音或者今日頭條時,只要你看過某一方面的內容,以后就會不斷收到同一類型的內容,而你不感興趣的,就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。

于是,你的視野,永遠被局限在一個非常狹窄的范圍。

我們關注的那一方面內容,就成了一口井,把我們圍在中間。對于井外的一切,我們一無所知。

2

哈佛大學教授凱斯·桑坦斯在《信息烏托邦》中指出,“信息傳播中,公眾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,公眾只注意自己選擇的東西和使自己愉悅的領域,久而久之,會將自身桎梏于像蠶繭一般的‘繭房’之中。”(引用自微博網友@TAL腦科學)

上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中,很多美國人就嘗到了信息繭房的苦果。

當時,我還在從事國際政治與經濟研究工作,去訪談了不同地方、不同階層的美國人,請他們預測兩位候選人:希拉里和特朗普,誰能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。

訪談下來發現:

美國東部(華盛頓-紐約-波士頓一帶)的教授、大學生、金融界人士,和西部(洛杉磯-舊金山-西雅圖一帶)的演藝界、互聯網界、科技界的人士,基本上都認為希拉里穩贏,在他們看來,特朗普這個大老粗沒有任何勝算。

而中部大平原的農場主、五大湖區的產業工人,卻基本上都認為特朗普穩贏,在他們看來,希拉里這樣的偽君子怎么可能會受到美國人歡迎呢。

希拉里的擁躉們,早早就準備好了慶祝希拉里獲勝的慶典和物品,就等著投票結果出來。教授和學生們在教室里集體觀看電視直播,等著最后的狂歡。

結果,特朗普大獲全勝。東西部的精英們全都懵了,他們呆立在教室里,久久不敢相信這個結果。他們無論如何也搞不懂,所有的人都喜歡希拉里,為什么贏的卻是特朗普?

”南都觀察家“特約作者冷哲的一篇文章提到了這個現象。他介紹道:

一位名叫穆斯塔法的軟件公司市場總監,是希拉里的忠實支持者,他的Facebook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支持希拉里的文章,他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篇支持特朗普的文章。他周邊的朋友,也都是如此。

所以他們全都堅定認為,特朗普的支持者就算是有,也是極少數。

可是,當他去閱讀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的統計數字時才發現,就在Facebook上,特朗普的支持者就遠超他的想象。

有一篇名為《我為什么要投票給特朗普》的文章,在Facebook被分享了150萬次,可他和他的朋友面全都沒有聽說過。

穆斯塔法反思道:“我們的網絡社交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回音室。在這里我們基本上適合有著類似觀點的同伴討論幾乎一致的觀點……,完全未能深入理解其他社交圈子里面的觀點。”

3

試想一下,如果一個國家的外交觀察家們也身處這些巨大的回音室之中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那就意味著,他們完全無法準確描述現實情況,更無法準確判斷事態趨勢。也就是說,他們的預測結果,可能根本與現實相反。這會給國家的外交政策帶來巨大的災難。

不要以為我在危言聳聽。實際上,在美國的這次大選中,絕大部分國家的外交界和國關界的人士都預測錯了——包括中國。

因為他們接觸的,都是美國的政界、演藝界、知識分子、互聯網企業家等精英分子。而南方州的紅脖子,鐵銹帶的藍領工人,他們根本就接觸不到,也不屑于去接觸。

預測錯誤的結果,是外交應對的措手不及。例如,有的國家只準備了希拉里當選的祝賀詞,結果要加班趕稿;有的國家提前派出了和希拉里友好而和特朗普不對付的慶祝團隊,結果碰一鼻子灰;有的國家事先和希拉里團隊打得火熱,等發現特朗普當選,才發現連個牽線搭橋的人都沒有……

當然,也有預測準確的。例如,微博上有一位@堅石dnaand 的網友早在2016年6月,就提前5個月預測了特朗普要當選。

順便說一下,這位@堅石dnaand 后來不寫微博,改寫公眾號了。他的公眾號,叫“何加鹽”。

4

你可能會認為,只有面對這種國家大事,才需要關心這個問題,我們作為普通人,哪怕只沉迷于自己的那一口井,也不會有什么關系。

其實不然。

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很多決策,都需要我們綜合多方面的信息去做判斷。

如果對世界的認識就有偏差,做出的決策,肯定會有錯誤。

例如,你現在要做一個決定:要不要移民。

如果你每天只關注微博上的某一類人,或者甚至是只翻墻看推特上的東西,你會認為,中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恨不得明天就買機票,一去不回,死后連骨灰都不要拿回來。(這當然是一種錯誤的觀點)

而你要是恰好關注的是另一類人,或者每天只看新聞聯播,你會認為,中國人民生活無限美好,超越美國指日可待,傻子才移民呢。(這當然也是一種錯誤的觀點)

顯然,兩方面的信息都是不準確的。中國既有不好的一面,也有好的一面。我們只有綜合兩方面的信息,才能做出一個更加準確的判斷,使之更符合自己真實的需求。

還有很多生活中、工作中的決策,都需要我們綜合多方信息去判斷。試舉幾個例子:

  • 生病了,要不要看中醫?

  • 打疫苗,能不能打國產的?

  • 轉基因食品能不能吃?

  • 現在要不要買房?

  • 程序員是一種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好職業嗎?

  • 碰到問題應該相信、服從警察還是懷疑、對抗警察?

  • 公司要不要轉型,往什么方向轉型?

  • 特斯拉的股票值不值得買?

  • ……

所有這些問題,都需要你對信息有相對較全面的判斷。如果你只是看某一方面的信息,對另一方面的信息視而不見,或者永遠懷著懷疑、批判的眼光去看與自己觀點不同的信息,可能會做出偏頗的,對你不利的決策。

5

現在的互聯網,人工智能推薦應用越來越廣,越來越深入。每一個應用軟件的背后,都有一個個龐大的團隊,時時刻刻在研究我們,迎合我們,最后把我們封閉在一個個“繭房”里面。

上面舉了穆斯塔法的例子,他在Facebook上,只能看到和自己觀點相同的信息,看不到相反的信息,從而做出了錯誤的判斷。

在中國,我們用的知乎、微博、微信,其實也一樣。

我們只關注“三觀正”的人。所謂“三觀正”,就是和自己觀點、價值觀一致。對于那些不一致的人,我們要么永遠都不會看見,要不已經取關或拉黑了。

抖音和今日頭條的母公司“字節跳動”,是目前國內市場上人工智能推薦最先進的公司之一。所以抖音和頭條,在制造“回音壁”這一問題上,也是最卓有成效的。

長期玩抖音的人,會越來越沉迷。

但是比這更可怕的,是長期看今日頭條的人,會越來越片面,越來越傻。

這并不是抖音和今日頭條有問題,而是我們人性決定的。我們只喜歡看和自己觀點一致的信息。而抖音和今日頭條,把我們不喜歡的,非常高效地屏蔽掉了。

它們取悅我們,也在馴化我們。起初,我們是主人;后來,我們是奴隸。

抖音和今日頭條是刀子,而且是非常鋒利的刀子。用得好,它們會大大提高我們切肉的效率;用得不好,會把我們自己割得遍體鱗傷。

工具本身沒有問題,是我們在用錯誤的方式使用它們。

在這次全國政協會議上,政協委員白巖松提出,要警惕沉迷于“投你所好式”網絡,并把它上升到“民族危險”的高度。

這并不是危言聳聽。

美國社會就已經被移動互聯網時代深深割裂。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,成為互相不可逾越的鴻溝。

政治家每天把大量精力陷入到黨爭之中,而不是去討論具體的社會和經濟政策。

人與人之間的隔閡,也越來越深。在很多深藍州(民主黨大本營,一般反對特朗普),孩子們在學校不能表達支持特朗普的觀點,否則就會被孤立,被歧視。

中國的網絡上,也是如此。

每到熱點事件一出來,“五毛”和“公知”罵戰必起,情緒化的渲染遍布全網,而理性的探討卻沉沒深海。

大家都忙著站隊,對反方的觀點,從來都是不屑一顧,最多只當成批判的靶子。

所以,不管是左營還是右營,我們都會震驚于對方之愚蠢。我們打破腦袋也想不通,人怎么能無知、無恥到這種地步。

最后,我們往往是罵一句“傻×”,然后取關或者拉黑了事,眼不見為凈。

其實,不是對方愚蠢,是我們把自己埋進了“繭房”,網絡世界已經沒有了理性探討的土壤,所有人都變傻了。

6

怎么才能避免今日頭條、微博、知乎、公眾號讓我們越變越傻呢?

首先,我們要認識到,我們會因為使用這些信息渠道而變傻。

如果你覺得,“我每天都能在這上面學到很多新的知識,獲得很多新的信息,我在變得更加淵博,更加智慧啊。”

那就完蛋了。

無知和傲慢是阻礙我們獲得新知的最大障礙。

你需要意識到,你每天看的這些信息,都是被一個巨大的過濾器濾過的,篩到你這里的時候,已經是很偏頗的一小部分了。

如果你以為,你之所見就是全世界,你就會常常被誤導,并且被消費,被當成韭菜收割。

你常常會在熱點事件出來時后,情緒激昂,然后過幾天又被打臉。等下一次事件到來,你又重復這一過程。

你不斷被意見領袖、營銷號牽著鼻子走,他們讓你笑你就笑,讓你哭你就哭,你被他們賣掉還幫他們數錢,然后他們還在屏幕后面笑你“傻×”。

其次,認識到我們偏頗的選擇會使我們變傻之后,我們就需要做出信息選擇調整了。

萬維鋼在《別想說服我!》一文中,介紹了美國技術活動家Johnson 在《信息食譜》書中提到的兩條核心建議:

1. Consume deliberately.

2.  Take in information over affirmation.

也就是說:

1. 我們要主動,刻意地去消費某些信息,哪怕我們不喜歡。

2. 我們要去獲取新的信息,而不是去為自己的舊觀點尋找支撐。

要做到這兩條,其實并不難,但是也很難。

不難在于,它非常容易操作。例如,在微博、今日頭條上,你關注共青團中央的同時,也關注一下美國駐華大使館;關注李開復的同時,也關注一下胡錫進;關注崔永元的同時,也關注一下司馬南;關注布爾費末的同時,也關注一下李子暘……

總而言之,你的關注列表里,既要有公知,也要有五毛,既要有左派,又要有右派。如此一來,同樣一件事情,你基本上總能得到兩方面的信息。

很難在于,你常常會很痛苦。因為你總會看到你特別不喜歡的信息,不爽到讓你懷疑人生。

所以,如果你為了學習、了解信息、增進知識,它就不難。

如果你純粹是為了消遣,它就很難。

但是,假如你想對這個世界多了解一點,未來的決策更妥當一點,生活更舒服一點,投資更合適一點,那就應該忍著惡心,克服困難,堅持做到這兩點。

硅谷投資人王川(公眾號名:investguru,推薦關注)在教導我如何做投資時說:要在各行各業,關心一些最高手的觀點和思維模型,即使可能你不喜歡他,也要定期查看一下,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這樣可以八九不離十的抓住主要矛盾了。

最后,對于有更高求知需求的人,這里介紹幾個非常好的,關于如何打敗人工智能推薦的方法(對此不感興趣的可直接跳到最后)。

這是我的朋友楊瀅博士總結的(她是清華出國的匹茲堡大學博士,曾在卡耐基梅隆大學做博士后研究,是知名的腦科學專家。她的微博名為@屠龍的胭脂井推薦關注。)

楊瀅說,想要打敗推薦算法,需要兩個因素:

1. 你需要有追求高品質內容的需求。

2. 你需要隨機取樣人類各個領域的知識。

據此,她提出了幾個可馬上操作的建議:

1. 有一個chrome應用叫stumble upon,裝上以后,它會給你隨機選擇一些高質量網站,可能是你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。

2. 你可以把維基百科(Wikipedia)設稱自己的默認頁,并且選擇“隨機瀏覽”模式(random wiki),這樣每次打開瀏覽器就可以隨機彈出一個wiki頁面。

3.  你可以去wolfram alpha上面點“給我驚喜”(surprise me),它會彈出一些有趣的知識。

4. 你可以裝一個應用叫“一億本書”(100 million books,在chrome上面),它會隨機推薦一些書,直接鏈接到亞馬遜書店,你可以看評論,非常有趣。

7

移動互聯時代,信息就是最重要的資產。獲取信息的能力,就是你最重要的能力。

如果你只能得到很少的信息,或者很偏頗的信息,你就會慢慢落后于他人。

世界很大,很美,有很多機會,請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一口井、一個繭里面。

抖音和今日頭條,都是很好的發明;手機和人工智能推薦,都是很好的工具。

但是,工具生產出來,應該被用于服務人類,而不是奴役人類。

請不要變成抖音和今日頭條的奴隸,和移動互聯時代的傻瓜。

參考文獻:

1. 《別想說服我!》,萬維鋼,《萬萬沒想到:用理工科思維理解世界》,電子工業出版社,2014年。

2. 《其實,這個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》,冷哲,公眾號南都觀察家。

3. 《花剌子模信使問題》,王小波,《沉默的大多數》,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,2009年。

4. 微博@屠龍的胭脂井3月8日18:05;微博@TAL腦科學(引自前述屠龍微博的評論)。

---end---

作者簡介:

何加鹽,曾在政府工作,后創立咨詢公司,現為咨詢顧問,公眾號寫手。多篇文章被人民日報、共青團中央、有書、讀者、洞見、插坐學院、瞭望智庫等轉載,全網閱讀超千萬。專注于思維與認知提升,寫作人生成長的方向、動力和技巧,助你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